广东歌舞剧院院长熊健解密幕后故事

首页

2018-10-09

■广东歌舞剧院院长、《沙湾往事》艺术总监熊健。

■排练场上,演员们在刻苦练习。

舞剧《沙湾往事》净利润超3200万元,迎来百场庆典7月26日-28日,广东歌舞剧院大型原创舞剧《沙湾往事》百场庆典在广东演艺中心大剧院上演。

此次的百场公演与以往不同的是,演出特邀“全能型乐团”广州交响乐团进行现场伴奏。

要知道交响乐团现场为舞剧伴奏可是难得一见,上一次这两个重要艺术院团的合作要追溯到1989年的舞剧《南越王》。 2014年,舞剧《沙湾往事》像是横空出世,一鸣惊人,接着便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2014年获得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优秀剧目一等奖、2016年获得第十五届文华大奖、2017年获得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哪怕是在美国纽约林肯艺术中心、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等世界顶尖的舞台,也一样受到西方观众的青睐。 为何沙剧能叫好又叫座广东歌舞剧院院长、《沙湾往事》艺术总监熊健认为,《沙湾往事》的成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大家凝心聚力,总要留下点能代表广东的好作品”。

■采写:新快报记者董芳通讯员汤小婷■摄影:新快报记者龚吉林主演被骂得跑到珠江边上哭对于24岁的湖南姑娘花亦馨来说,这次百场演出意义非凡。

2016年,花亦馨来到广东歌舞剧院,排练的第一部大型舞剧就是《沙湾往事》,她满心欢喜,“一进来就可以跳《沙湾往事》,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哪怕只是跳群舞、扮演路人甲、甚至穿上男装扮演小兵也很开心。

排练场上,看着老演员们摸爬滚打,她也不惜力地拿身体和木地板碰撞,结果两天下来,腰酸背痛膝盖发抖,身上有一块块淤青。

“现在想来,那会儿真傻也是真有勇气”,花亦馨笑着说,“也不懂什么技巧,后来才发现是有‘巧劲儿’的啊!”对于新演员来说,《沙湾往事》是一部能迅速把人打碎又重塑的舞剧。 情节跌宕内容紧凑,一场跳下来像跑了马拉松,于是平时的排练要求更加严格。

24岁的新演员刘峰说,在做龙船划桨的群舞动作时,编导要求十几个舞蹈演员每个人划桨高度和动作幅度必须一样,“用尺子比着,拽出一根线量着”。 练舞从早上八九点排到凌晨2点也是常有的事。 动作有问题,不管是谁,导演该骂就骂,曾有主演被骂得跑到珠江边上哭。

“铁打的剧场流水的兵”,院长熊健说,因为高标准严要求,这部剧成了一块试金石,4年下来已经轮换过80多名舞蹈演员。

剧院也通过这一场大戏吸收了许多优秀演员,对广东省文艺的创作水平和人才档次提升都有很大作用。 李超轶演的角色差点把小孩吓哭身高米的东北小伙儿李超轶饰演剧中的“大反派”日军大佐,他是剧中唯一一个没有替换演员实打实地演了100场的角色。

“我这个角色连B角都没有,没有替补,生病了也必须上。

”四年前,《沙湾往事》开始选角,李超轶是率先被确定的那一个,“你就演日军大佐吧,看起来比较像(反派)!”这句带点玩笑的话,却让李超轶在每次演出前后都要做一番“心理建设”。 “平时跟大家都有说有笑的,但表演前要把自己‘隔离’开,进入角色状态。 因为一到台上,我演的是所有人的敌人。

”李超轶清楚记得,在刚开始演一场日军屠杀中国老百姓的戏时,他下台后难受得泪流满面。 演出结束后,他也要调整一段时间才能出戏。 100场,每一场李超轶都要经历这个有点折磨的过程。

李超轶的表演是成功的。

曾经在剧场外有个看过沙剧的小朋友认出了他,立刻要哭出来:“你不是那个日本鬼子吗”而在微博微信上,也有舞剧迷和想学舞蹈的青少年专门加他,请教问题。 “这部剧的影响力能这么大,是我们四年前没有想到的。

《沙湾往事》能到现在这个高度,和所有人的努力分不开,我们平时也更加不敢懈怠。

”李超轶说。

这些年来,李超轶看到不少伙伴们因为各种原因离开。 他也问自己,对舞蹈还热爱吗,为什么还坚持着当他每次谢幕时看到观众热烈鼓掌,每次代表广东、代表中国去演出而感到自豪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无法离开舞蹈,那是一份敬畏和骄傲。 这些演员的付出,是《沙湾往事》成功要素之一。 此外,院长熊健认为,主题好、剧本好、音乐好、舞美好。 他坦言,在创作之初自己就已经“押宝”这剧会火,“只不过当时要低调点”。 2014年10月8日-9日,沙剧在广州大剧院对外公演,熊健却紧张到不敢待在现场,围着大剧院兜圈。

直到演出结束后,该剧得到一致好评,他的心才放了下来,“广东歌舞剧需要一部代表作,这下有了!”国家大剧院邀了三年才请来《沙湾往事》回顾舞剧《沙湾往事》从无到有的过程,广东歌舞剧院副院长、舞剧团团长黄倩感慨万千。

2011年,广东歌舞剧院转企改制,一下子从“吃大锅饭”到面向市场,人才流失很快。 当时为了招人,黄倩跑了几个省,知名院校的学生不肯来,只能去招实习生,“他们演完后就回学校了,可能就业也不会选择这里,当时真的很艰难。 ”熊健院长曾任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主要演员,2003年转业来到广东歌舞剧院,2009年开始担任院长,转企改制那两年,他压力很大。

从2013年开始,广东歌舞剧院创作的歌舞剧、音乐会开始走向市场,渐渐收获良好反响,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沙湾往事》开始筹备。 “今时今日,舞剧必须要打破传统了!”带着这样的决心,熊健做了大胆尝试起用两位“80后”的年轻导演周莉亚、韩真。

此外,舞美也大胆创新,是国内大型舞剧中首次全程采用电脑数控。

在电脑操控下,16扇巨大的木制屏风贯穿全场,可以随意角度旋转、随机组合,一会儿变祠堂,一会儿变街道。

熊健说,这套舞美带去美国表演时,把美国专家也镇住了,“这屏风上的是照片吗,好逼真!”其实,全是手绘上去的,“光一打上去,那效果,简直就是艺术品。 现在还有人想出三四百万元买我们的这套舞美技术”,熊健说。

四年来,《沙湾往事》走过北京、深圳、杭州、香港、纽约、华盛顿、费城等30多个城市,充分证明了艺术性和市场性的“双赢”。 今年9月1日、2日,国家大剧院邀请《沙湾往事》前去演出。 “邀请了三年了,无奈我们档期太满”,熊健说。

这次国家大剧院提出更优惠、有诚意的合作模式。 “我们觉得这也是一种荣誉。

”熊健笑着说。

熊健透露,目前《沙湾往事》的净利润达3200多万元。

北京舞蹈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的毕业生现在也主动来到广东歌舞剧院。 “通过沙剧留住人才,把演员的待遇提高上去,这是我最想达到的目标。

”熊健说。 如今,广东歌舞剧院在筹备一部关于岭南画派的舞剧,暂定名《剑舞丹青》。 有《沙湾往事》珠玉在前,熊健坦言“压力不小”,剧本几次推翻重写,还在打磨。

熊健表示,这部能否达到《沙湾往事》的高度,他不知道,但他能保证的是,水准不要掉下来,“人啊,总是要有点拼搏精神的。

”。